星期日, 19 5 月, 2024

清华高材生朱道来肝癌去世贺子珍曾凭3点断定他是的孩子

1950年,来了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古柏夫人曾碧漪。见到毛主席,曾碧漪嘤嘤地哭了起来。她说:怡为寻找毛毛不小心出了车祸去世了。

听完曾碧漪的哭诉,难过地说:“你办事一向小心,怎么这次……”一时间,毛主席陷入了无限的悲痛中。曾碧漪口中说的“怡”,是贺子珍的亲妹妹贺怡,“小毛”是贺子珍和遗落的孩子“毛毛”,名叫毛岸红。贺怡因为寻找毛岸红付出了太多太多,毛主席眼眶有点湿润,对贺怡有巨大的愧疚,好在,毛岸红的身世终于有了下落了。

毛主席共有10个孩子,刚生下来就夭折的就有两个,在战场上牺牲的有一个,先后丢失了四个孩子。其中和贺子珍就生有6个孩子:

毛金花(后改名杨月花),1929年3月生,后寄养在老百姓家里。1930年生一男孩,夭折。毛岸红,1932年11月生,长征开始后,由毛泽覃抚养,后失踪。王秀珍,1935年2月长征时于贵州出生,之后下落不明。毛娇娇(后改名李敏),1936年生于陕北。廖瓦(俄文名),1938年10月生于苏联,后因病夭折。

我们先来了解毛岸红的身世。毛岸英出生那年是1932年,正是中央红军被步步紧逼的时刻,11月,毛岸红出生,和贺子珍为毛岸红取了个小名“毛毛”。在多位孩子中,毛岸红是唯一一个在两个人身边成长的,所以和贺子珍对这个孩子特别喜欢,曾笑着说:“毛毛以后肯定比我有出息,我才一个毛,他比我多一个毛。”但在当特殊的环境下,幸福的时刻总是很短暂。

当时由于李德博古的指挥性错误,导致我军受到了巨大挫折,随后便紧急撤离。在战争中,唯一放心不下就是孩子,最后贺子珍怀着不舍把毛岸红留在了根据地,托付给了的弟弟毛泽覃和其夫人贺怡。临走的时候,贺子珍极其不舍,便给毛岸红熬夜缝制了一件小棉袄。这也是日后辨认毛岸红的一件信物之一。

在毛岸红出生前,贺子珍就已经夭折了一个孩子,第一个孩子毛金花寄养在老百姓家里,也是生死未卜,所以对于和毛岸红的离别,贺子珍边缝制棉袄边哭,她无法面对这种短暂的相处。但是没有办法。

分别那天,毛毛睁着一双闪亮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抱住贺子珍的脖子,说什么也不让妈妈离开。他哭闹着说:“我要爸爸,我要妈妈,我不要,不留下!”“毛毛不哭,等打了胜仗,爸妈会来接你的。”贺子珍说完,狠了狠心,一扭头便快步离开了。

据陶铸回忆:“最后一次看到这孩子(毛岸红),都会向队伍招手了。”当年贺子珍离开毛岸红的时候,毛岸红才刚刚两岁了,所以毛岸红对父亲母亲的印象几乎没有。日后,由于毛泽覃夫妇和敌人展开了游击战,到处走,所以为了毛岸红的安全,把毛岸英寄养在了一个老乡家里。可是当时叛徒很多,毛岸红的下落常常被敌人知晓,而且这可是的孩子,如果落到敌人的手里,必然会以此要挟,所以毛泽覃知道这份任务的艰巨,便带着毛岸红到处转移。然而在转移过程中,毛泽覃不幸牺牲,毛岸红的下落随之消失。毛岸红到底被毛泽覃托付在哪里?作为毛泽覃的夫人,贺怡也不清楚,至此,毛岸红就这样彻底没有了下落。

作为当年毛岸红最后的知情人,贺怡对毛岸红的下落一直怀有巨大的遗憾和愧疚,从战争时期到解放初期,贺怡一直在到处寻找毛岸红的下落。对于她来说,这不光是对姐姐贺子珍负责,也是对毛主席负责,她有理由做好这件事。

解放前,贺子珍从苏联回国,在石家庄见到了贺怡,两个人聊起了贺子珍,也聊起来了毛毛。贺怡告诉毛主席,自己还会继续找下去。毛主席深知在战火中遗失了孩子不算是新鲜事了,找到的机会也非常渺茫了,建议贺怡不要愧疚,也不要再付出更多精力了。

毛主席说:“那时的环境非常恶劣,我们没有能力保证孩子的安全成长,才把孩子交给老百姓收养。现在解放了,我们进了城市了,生活条件好了,这时你们要把孩子从人家手里要回来,这样对得住人家养父、养母对孩子的养育之恩吗?孩子不是人家亲生的,可是人家一把屎、一把尿地把孩子拉扯到十几岁,人家对孩子比我们的恩情要大得多。”

毛主席的话,可以说把这件事说得非常明白了,就算是找到了,以什么样的形式和理由把孩子带回来呢?养父养母非常不容易的。最后毛主席总结了一句话,就是别去找毛毛了。

但,作为贺子珍的亲妹妹,贺怡经常和贺子珍联系,只言片语间都非常明白,贺子珍十分想念自己的孩子毛毛,毛主席更是如此,虽然表面上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心里对孩子还是想念的,可怜天下父母心,谁不会不想自己的亲生骨肉呢?

不久,贺怡打听到了毛岸红的消息,大概就是在江西。那是1949年11月,贺怡向组织请了假,专门乘坐一辆吉普车回到家乡,找到寄养在亲戚家、自己和毛泽覃的儿子贺麓成,随后便踏上了寻找毛岸红的路途。正如曾碧漪所说,在这场奔波中,由于司机疲劳驾驶,导致车祸发生,贺怡不幸遇难。寻找毛岸红的事情按下了暂停键,贺子珍也整日笼罩在巨大的悲痛中,可怜的妹妹啊。办完妹妹的后事,贺子珍也开始了寻找自己的孩子毛毛之路。

贺子珍继续寻找毛岸红,终于有了线年,。毛主席正在办公室工作,贺敏学来了。贺敏学是来“告状”来了,说李敏在上海特别淘气,呆着就不走了。实际上,贺敏学是告诉毛主席,李敏十分想在上海呆着,陪在母亲贺子珍的身边。毛主席叹着气说:“子珍也有四十四了吧?哎。”随后,毛主席同意让李敏在上海多呆几天,过了这个冬季再回来。

那年,是贺子珍回国后最开心的一年,有孩子陪在身边,还有自己挂念的人,人生无憾了。初春,暖洋洋的阳光照在贺子珍的脸颊上,温暖得不成样子。李敏又要回到父亲的身边了,离别的时候,贺子珍泪水挂满了脸庞,隔着火车哄哄的鸣笛声,贺子珍又想起来了那个遗失在战火中的毛毛。

初春的夜晚乍暖还寒,贺子珍披着寒衣在书桌前读书,她不由地想到了二十多年前的事情,那时候毛毛两岁,听到毛毛被贺子珍送走了,对贺子珍发了一次火。同样在深夜,在纸上写了英(狗)、青(猪)、龙(兔)、红(猴)几个字,这写的就是自己的孩子啊,贺子珍看到那纸,像是被泪水浸湿过了。尤其是可怜的毛岸红,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来。

午夜的钟声铛铛响了12下,打断了贺子珍思绪,想起来贺怡之前给她写的信,贺子珍深信自己的孩子毛毛还活着。她当即提笔给江西省的省长邵式平写了一封信,说她在瑞金的时候生了一个男孩叫毛毛,后来寄养在百姓家,希望他可以帮助寻找。

随后,江西省派省优抚处干部王家珍负责这项工作,为贺子珍寻找“毛毛”的线索。终于,经过两个多月的排查和寻找,王家珍在在叶坪乡打听到,有个叫黄月英的的农民,在1934年10月,收养过一个红军的孩子。得到这个消息,王家珍特别兴奋,马上就来到了黄月英家。经过了解得知,那是1934年9月,黄月英家来了两个红军,其中一个红军对黄月英说:“老乡,这是红军的一个孩子,大部队走了,我们也要去打游击,请你们帮助抚养,给你们添烦了。”但是当时黄月英家已经有四个孩子,生活也很拮据,不过看到是红军战士的孩子便收养了。

随后,王家珍马上把孩子的照片和材料由中组部转到上海。贺子珍看到朱道来的照片一下子惊呆了,多么像年轻时的呀!贺子珍在给中组部的报告中说:“从材料反映的情况看,朱道来很像是我的小毛毛。”并恳请组织让这个孩子和他的养母来上海一趟,她想亲眼鉴定一下。

1953年6月,黄月英带着朱道来来到了上海,贺子珍看到朱道来后,不禁热泪纵横,她哭着说:“这是毛毛,这就是我的儿子啊。”贺子珍之所以如此肯定,有3个原因。

第一:朱道来从表面上看,这个孩子和青年长得非常像。照片也曾由周恩来传到毛主席的手中,毛主席虽没有肯定这是自己儿子但他说:“这个孩子和年轻时的毛泽覃很像。”毛泽覃也是的弟弟。

第三:血型相同。为了出现差错,贺敏学安排了朱道来到医院和贺子珍验血,发现贺子珍和朱道来的血型一致。当时,还没有出现先进的DNA技术,所以血型一致并不能确定这就是生物学上的亲生儿子。但是贺子珍坚信,这是自己的孩子。

刚到北京,李敏就激动地称呼朱道来为“哥哥”,初来乍到的朱道来显得十分害羞,尽管他已经20岁了,但还是很胆怯。在北京的几天时间,朱道来见到了周恩来、朱德、谢觉哉、、康克清等人,可谓是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迎。大家都一致认为,朱道来在长相上,十分像年轻时候的。在大家的热情下,几乎已经肯定了朱道来就是当年遗失的孩子,毛毛,毛岸红。

但是谁知道,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又有一个自称是朱道来母亲的人走入了人们视野,她就是朱月倩。

原来朱月倩和贺子珍也有相同的经历,丈夫是红军学校政治部宣传部长霍步青,1933年霍步青不幸病逝,由于的打压,她把自己2岁的儿子寄养在了老乡家。解放后,朱月倩联系到了瑞军的朱盛苔一家,并一口认定朱道来便是自己的儿子。

早在王家珍来寻找朱道来之前,就去朱月倩家里住过,但是朱道来在朱月倩家里,他给养母黄月英写信说:“他们并不真正喜欢我,对我不是真正的好。妹妹也不是那么看得起我,有些嫌我是乡下来的,土里土气。我在这儿并不愉快。”但是不管怎么样,朱月倩都把朱道来当做亲生儿子看待的。

迫于事件的复杂性,周恩来听说了这件事,马上请示了毛主席。毛主席听到了这种事,也马上想到了他曾经对贺怡说过的话。朱月倩也是革命的功臣,怎么能横刀夺爱呢?最后毛主席考虑到朱道来迷离的身世,毛主席说:“不管是谁的孩子,都是革命的后代,把他交给人民,交给组织吧。”

实际上,有一点可以确定,就是黄月英是养母无疑。只是当年朱月倩和贺子珍把孩子寄养在老百姓家里的事情过于相似,才导致朱道来身世的不确定性。最后,经过商量,朱道来没有回到贺子珍身边,也没有回到朱月倩的身边,而是送到了中组部部长孟奇的家中。当时周恩来建议:“送给帅孟奇同志吧!她家里收养了不少烈士的遗孤和革命者的后代。”毛主席也同意了,这样一来再好不过了。

从那以后,朱道来就有了三个妈妈,一个是养母,另外就是贺子珍和朱月倩,而且三个妈妈也常有往来,经常嘘寒问暖。这对朱道来的学业和成长也起到了一定的辅助作用。

1957年,朱道来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了清华大学,毕业后来到了一家国防科研单位工作,可谓是给妈妈争气了。

1974年,已经好多年没有联系到朱道来的王家珍专门又去拜访了黄月英,打听朱道来的下落。不料黄月英遗憾地告诉王家珍,朱道来已经去世了。原来在3年前,朱道来被查出来肝癌,最后医治无效去世,享年38岁。听到朱道来英年早逝,王家珍特别痛心,他说,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让他留在北京了。虽然当时不能确认他是不是毛主席的孩子,但是毛主席说过,我们干革命是为了造福下一代,而当时为了革命,又不得不丢下自己的下一代。再想想毛主席身边相继牺牲的亲人,杨开慧、毛岸英、毛泽建、毛泽民等等,真是一门英烈啊。

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当年有先进的医学技术,或许就可以辨别朱道来到底是不是伟人的后代了,或许朱道来的一生会有另外的改变。而作为朱道来的“妈妈”贺子珍,她也一直把这个孩子当做亲生孩子看待,因为这个世界上,除了李敏,她最牵挂的就是这个她认为是自己孩子的“毛毛”了。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