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8 5 月, 2024

西宁晚报·数字报刊

2024年中国足坛冬季转会窗口将于北京时间2月28日24点正式关闭。国际知名权威足球转会数据网站“德转”的信息显示,截止到28日18点,中超16家俱乐部累计转入、转出球员人次分别为246人次、196人次。涉及的转会总收入、总支出额度分别为289.34万欧元、986.25万欧元,意味着本年度中超联赛冬窗转会交易收支重现亏损(逆差)状态。虽然最终数据有待官方最终确认,但全联盟累计仅1000万欧元左右的冬窗引援支出,绝大多数引易的“零价格”,无不显现“后金元时代”中超各俱乐部引援消费的总体疲软。在5外援政策推动下,新赛季中超联赛的竞争品质能否获得提升?这是一个值得关切的问题。

不得不说,受新赛季中超联赛首推5外援登场政策等因素影响,各俱乐部引新援,特别是外援的数量较上赛季明显增多。此外,中超俱乐部从2023赛季开始重新以全主力阵容参加亚冠联赛,其中泰山队已闯入2023-2024赛季亚冠联赛1/4决赛,这一切客观上要求中超俱乐部新赛季不仅要量化引援,更需要提升引援质量。因此引援投入增多从而导致转会交易重现逆差,也就成为必然。

虽然全球足球活动从去年全面恢复正常运转,但从实际情况来看,中超联赛仍在经历“后金元时代”的阵痛。在连年运营入不敷出的背景下,中超绝大多数俱乐部在引援投入方面都保持着谨慎,甚至是保守的态度。由山东泰山俱乐部引进的外援泽卡,以185万欧元价格暂时领跑今年冬窗国内职业足坛引援身价榜,他大概率会成为本次转会窗口期球员转会身价“标王”。对比上赛季同期“标王”,三镇外援阿齐兹的90万欧元转会身价,泽卡的价位有一定幅度提升,但与2022赛季“标王”,身价400万欧元的原三镇外援斯坦丘相比,泽卡的身价仍有明显差距,更远逊于“金元足球”时代历年中超“标王”身价。

暂列本次转会冬窗引援投入榜第三、第四位的武汉三镇(137万欧元)、上海申花(131万欧元)分别完成了3笔、2笔支出引援。其中,申花队以116万欧元从三镇引进了现役国脚谢鹏飞。需要说明的是,在运营方面举步维艰的2022赛季中超冠军俱乐部武汉三镇,之所以在本次窗口期显现出一定的购买力,主要是因为他们分别以116万欧元、64万欧元的价格将现役国脚谢鹏飞、韦世豪出售给了申花、蓉城两家财务状况比较不错的俱乐部。如无意外,谢、韦两人将分列本次窗口期本土球员转会身价榜第1、第2位。这样的本土球员标王价格,甚至不及5年前一名普通U23球员转会身价的一半。

本次转会冬窗开启期间,目前仍有3家俱乐部保持“零价格买人”。他们分别是老牌球会长春亚泰、沧州雄狮以及新赛季升班马青岛西海岸。作为本赛季另一支升班马球队,深圳新鹏程支出引援目前仅有2笔,且涉及的两名球员分别是本土球员拜合拉木、彭鹏,累计支出仅为64.2万欧元。有支出引援的俱乐部中,支出额度最低的是梅州客家,他们以12万欧元的价格引进了外援中锋鲁尼·伊瓦。

今年,中国足协及职业联赛管理部门为助力各俱乐部改善境遇,特允许各家自主联系俱乐部一线队及梯队冠名合作。然而截止到目前,中超16家俱乐部中仅河南队一家如愿落实此类合作。当“开源”举步维艰成为当下国内职业足坛普遍现象时,各俱乐部难免不约而同选择“节流”。中超转会市场实际是中国职业足球经营现状的一面镜子。本报综合消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