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月 22, 2024

【重磅】意甲赛季复盘:奥萨托再战一年剑指欧洲杯

2022/23赛季意甲联赛最后一轮比赛结束后,均在客场输球的斯佩齐亚和维罗纳队同积31分,分列第17、18名。根据意甲竞赛规程,这两队需要在中立场地踢一场单回合制的附加赛,输球即降级。

双方都是为了最后的一线生机而战,这场比赛的执法难度不言而喻,如此重任自然也就落到了“国哨”奥萨托的肩上。最终,奥萨托顺利完成比赛执法,为本赛季意甲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生于1975年11月23日的达尼埃莱·奥萨托现已47岁,按照意甲裁判的传统以及此前曝出的小道消息,奥萨托原本很有可能在赛季结束后就要退役了。然而,目前已确认他将再战一年,“延迟退休”直至下赛季末。

由此可以看出,奥萨托是真想再拼一届欧洲杯,同时也说明现如今意大利裁判已经不同于以往,不是那个里佐利退役后罗基光速接班、罗基退役后奥萨托继续扛旗的时代了,还没有人能够完全替代奥萨托,意甲裁判的后浪确实不太行。

其实从焦点战的选派情况也能够看出现任意甲、意乙裁判负责人罗基完全信任的裁判员并不多。

本赛季意大利国家德比、米兰德比、罗马德比以及都灵德比这10场比赛均由奥萨托、多韦里、马萨、基菲和马里亚尼这5位裁判员执法。其中45岁的老将多韦里更是吹了两场国家德比,堪称“拆弹专家”,他和奥萨托也是本赛季在焦点战吹罚中表现最稳定的裁判员。

上述5位裁判员中,能够称得上“新生代的”其实也就只有21/22赛季金哨基菲一人,但是这位近年来意足协的重点培养对象现在也已经38岁了。

本赛季意甲米兰德比首回合(AC米兰3:2国米)、都灵德比次回合(尤文4:2都灵)以及次回合的国家德比(国米0:1尤文)等极为关键的比赛均由基菲执法,他也在这些场次中拿出了足以令人信服的表现。

最终获得了意大利裁判协会(AIA)官方颁发的乔瓦尼·毛罗奖(赛季最佳国际级裁判员奖)。

赛季金哨(斯蒂法诺·法里纳奖)则归属于法比奥·马雷斯卡,他终于能够彻底改变此前自己飘忽不定的状态,在本赛季多场焦点战中都拿出了国际级的水准,判罚准确度与前几个赛季相比有明显提升,执法表现相当在线赛季意大利金哨奖得主——法比奥·马雷斯卡

本赛季最离谱的判罚无疑出现在第6轮尤文2:2萨勒尼塔纳比赛的最后时刻,尤文破门绝杀后VAR介入并建议场边回看,当值主裁马泰奥·马尔切纳罗亲自观看回放后认定博努奇构成“干扰对手”的越位犯规,判罚进球无效。

然而,由于VAR提供的回看视角中并没有真正的倒数第二名防守队员,直接导致裁判组误认为博努奇处在越位位置,进而出现了严重错判,认定根本不在越位位置的博努奇越位犯规,还直接影响到了比赛结果。

赛后,主裁马尔切纳罗没有受到处罚,当值VAR卢卡·班蒂后续两轮只能在意乙担任VAR。但由于目前意甲和意乙裁判本身就是同一个团队,所有人都要执法意乙,这也并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处罚。

在意大利杯第一轮的比赛中,卡利亚里队员带球突入对方罚球区,主动上手拉拽防守队员球衣后倒地,新晋意甲&意乙裁判员瓜尔蒂耶里果断判罚点球,令佩鲁贾队员难以置信,卡利亚里则凭借着这粒反判的点球3:2战胜佩鲁贾,晋级第二轮。

第18轮恩波利主场1:0战胜桑普多利亚,伤停补时最后阶段,第90+6分钟,桑普进球绝平,然而VAR却认定有明显的攻方手球犯规漏判并介入,当值主裁圣托罗亲自回看后改判手球犯规,进球无效。

然而从回放可以看出攻方队员是在被对手放倒在地时手臂意外触球,触球后也没有立即进球,这次判罚无疑过于严格。

赛后,主裁圣托罗和当值VAR马里尼都被罚停赛,圣托罗随后只能在意乙联赛执法,直到第36轮才重获在意甲拿哨的机会。

39岁的卢卡·帕伊雷托依然是表现最为辣眼的国际级裁判员,他在第6轮莱切1:1蒙扎的比赛中先后两次连续漏判蒙扎队员在本方罚球区内的手球行为,VAR迪马蒂诺也没有介入。

赛后,两人均被罚停赛1轮,帕伊雷托直到第12轮才重回意甲执法,而且竟然还能继续执法蒙扎队的比赛。

第36轮,在乌迪内斯与拉齐奥的比赛进行到第58分钟时,因莫比莱在对方罚球区内故意寻求接触后倒地,帕伊雷托立即判罚点球,最终拉齐奥凭借着这粒点球在客场1:0战胜乌迪内斯,

这也是他连续第二年在第35轮执法拉齐奥队的比赛时出现重大误判,去年他还没等VAR核查完拉齐奥进球前的越位情况就直接鸣哨开球,导致VAR无法介入,出现越位漏判,同样被罚停赛至赛季结束。

在第24轮克雷莫内塞2:1罗马的比赛中,穆里尼奥与第四官员马尔科·塞拉发生冲突,被当值主裁皮奇尼尼红牌罚下,赛后穆里尼奥指控塞拉对其使用了不恰当的语言,AIA对此没有做出正面回应,塞拉被罚停赛三轮,后续只能执法意乙联赛。

其实早在21/22赛季,塞拉便引发过巨大争议,他在AC米兰1:2不敌斯佩齐亚的比赛中判罚斯佩齐亚队员犯规时响哨太快,没有考虑掌握进攻有利,直接吹掉了AC米兰队一次绝佳的破门得分机会,此后他只能在意乙联赛执法。

本赛季,重回意甲的塞拉执法了两场比赛,结果却在担任第四官员的时候又捅了娄子,这回罗基终于忍无可忍,直接在赛季结束后取消了塞拉担任意甲和意乙裁判员的资格,今后只能担任专职VAR。

国际级裁判员和常规执法意甲的裁判员们即使表现再差,顶多也就是少吹几场,还不至于丢掉工作,而那些本来就只能经常在意乙执法的裁判们就不一样了。

意甲、意乙裁判团队合并后实行“末位淘汰制”,每年都会有那么几个在意乙执法表现不及格的裁判,长期排名末位,得不到执法意甲的机会,最终在赛季结束后直接被AIA开除,此生彻底告别意大利职业联赛执哨工作。

本赛季,除了马尔科·塞拉,还有五位裁判员也惨遭“除名”,分别为帕泰尔纳、马焦尼、梅拉维利亚、加里利奥和米勒,除了塞拉和马焦尼之外,其他四人都是生于87-89年的年轻裁判,米勒更是刚被升至意甲&意乙裁判员团队仅仅两个赛季。

不过,他们与此前那些被彻底开除的裁判员还有所不同,因为现如今有了专职VAR这项职务,他们可以非常幸运地自下赛季起担任专职VAR,虽然再也无法上场拿哨,但至少还没到完全失业的程度。

本赛季结束后被除名的六位裁判员——塞拉、帕泰尔纳、马焦尼、梅拉维利亚、加里利奥、米勒(下赛季起担任意甲、意乙专职视频助理裁判员)

此前,在不能转行成为VAR的时代,被开除就等于职业联赛执法生涯的彻底终结,自然有裁判员无法接受这样的安排。

例如在19/20赛季结束后被除名的巴罗尼和米内利,两人直接把AIA和另一名裁判员阿巴蒂斯塔告上了法庭,认为表现更差的阿巴蒂斯塔才应该是那个被开除的裁判,最终他们还线赛季重返意甲、意乙联赛执法,而阿巴蒂斯塔则在21/22赛季结束后遭到末位淘汰,自本赛季起担任专职VAR。

巴罗尼和米内利这两人今年又火了一把,他们被曝出在裁判论坛用匿名账号恶意批评、诋毁其他意甲、意乙裁判员的执法表现,而且还踩一捧一,将自己吹上天,还发表一些不负责任的逆天言论,诸如“应该让巴罗尼和米内利这两位裁判多吹意甲”之类的,为自己制造舆论。

在这种骚操作的加持下,这两位大神竟然还能继续执法意甲、意乙联赛,没有被除名,实属不易,可能罗基也怕把他们给开了之后吃官司吧。

上述提到的被开除的六人对于大多数球迷而言可能比较陌生,毕竟他们连意甲联赛都没吹过几场。

下赛季,还有两位大家非常熟悉的意甲名哨也不会再以主裁的身份出现在赛场上,分别是出生于1978年的保罗·瓦莱里以及生于1979年的马西米利亚诺·伊拉蒂,他们因年龄选择了退役并加入意甲、意乙联赛的专职VAR团队,而且还是国际级视频比赛官员(FIFA VMO),将继续活跃在国际赛场,担任VAR。

本赛季结束后退役的两名裁判员——伊拉蒂、瓦莱里(下赛季起担任意甲、意乙专职视频助理裁判员)

现年44岁的伊拉蒂来自托斯卡纳大区的皮斯托亚,自2011/12赛季起成为意甲/意乙裁判员,并在当赛季完成了意甲联赛执法首秀。2017年,伊拉蒂晋升国际级裁判员。

不过他并未得到欧足联的重用,大部分时间只能执法欧冠、欧联资格赛,稳坐欧足联二级序列,没能得到晋升机会,仅执法过1场欧联小组赛。

自2023年1月1日起,伊拉蒂不再担任国际级裁判员。今年五月底国米与佛罗伦萨的意大利杯决赛由伊拉蒂执法,这也是他职业生涯最后一次担任主裁。

截至退役,伊拉蒂共计执法151场意甲联赛,他经常怒吼球员的极为严厉的执法风格也深入人心。

担任主裁成就并不是很高的伊拉蒂开辟了全新赛道,成为了全球VAR界的领军人物。

2018俄罗斯世界杯的揭幕战和决赛,以及2022卡塔尔世界杯揭幕战等重要比赛的VAR都是伊拉蒂。2019年2月12日,曼联主场对阵大巴黎,VAR首次亮相欧冠赛场,坐镇“小黑屋”的也是伊拉蒂。

截至目前,伊拉蒂已经在欧足联旗下赛事中担任了近百场VAR/AVAR,欧足联裁判纪录片中经常能在裁判与VAR的对话里听到他的名字。

除了世界杯决赛,他还包揽了2019欧联决赛、2020欧冠决赛、2021世俱杯决赛、2022欧冠决赛、2023女足欧冠决赛等众多大赛决赛的VAR或AVAR。目前,伊拉蒂正在女足世界杯赛场担任视频助理裁判员。

与伊拉蒂一同退役的瓦莱里同样是位资深VAR,也在俄罗斯和卡塔尔两届世界杯上担任了视频助理裁判员。

瓦莱里早在2007年就已亮相意甲赛场,2011年晋升国际级,始终是欧足联二级裁判员,于2022年卸任国际级。

截至目前,瓦莱里以VAR/AVAR的身份执法过超50场各项欧战,并在2019亚洲杯决赛以及2022女足欧洲杯决赛担任了VAR。本赛季结束,正式挂哨的瓦莱里将自己的意甲执哨场次定格在了225场。

前文中提到的被取消裁判员资格的六名裁判员以及退役的伊拉蒂和瓦莱里共八人都将在新赛季成为意甲、意乙联赛的专职VAR。

该团队本赛季有七人,其中前意甲名哨卢卡·班蒂将自下赛季起进军管理层,成为意丙联赛裁委会的一员,不再担任专职VAR。这样一来,23/24赛季意甲&意乙联赛专职VAR团队将有14人,他们将负责意甲和意乙联赛大部分场次的VAR和AVAR工作。

本赛季结束后,原本50人的意甲、意乙裁判员阵容共计减员8人,而在新赛季,将有5名意丙裁判员晋升上来,执法意甲、意乙联赛,裁判员总人数为47人。

这5名喜提晋升机会的意丙裁判员分别为特雷莫拉达、莫纳尔迪、博纳奇纳、科卢和迪马尔科,其中达维德·迪马尔科获得了22/23赛季意丙联赛金哨奖。

本赛季意甲、意乙裁判员共有50人,负责意甲、意乙、意大利杯及赛季末各项附加赛的执法工作,担任主裁、第四官员、VAR及AVAR。

奥萨托、基菲和马雷斯卡的执法场次最多,这三位各自担任了15场意甲主裁,马萨、马里亚尼、多韦里、马里内利和拉普阿诺则各执哨了14场意甲,他们也是现如今意甲裁判的中坚力量。

从表中可以看出,被剥夺裁判员资格的六人按照意甲执法场次排名的话确实均排在末位,单赛季仅执法了1场意甲的三人中除了米内利其他均被除名。

没能获得意甲执法机会的五人中也仅有本赛季刚刚升上来的瓜尔蒂耶里和鲁泰拉得以免于被开,但他们下赛季如果还拿不出足以令罗基信服的表现,那就危险了,毕竟新人的“免死金牌”只能用一年。

在本赛季五位新晋意甲&意乙裁判员中,最受关注的莫过于首位女裁判——玛丽亚·费列里-卡普蒂,她在执法了两场意乙联赛之后迎来了意甲执哨首秀,在萨索洛5:0萨勒尼塔纳的比赛中创造了历史,正式成为了史上首位以裁判员身份执法意甲联赛的女性裁判员。(链接:【裁判新闻】创造历史,首位执法意甲的女性裁判员本周亮相)

新晋裁判员中,生于1996年的费利恰尼也颇受重用,仅执法了4场意乙便获得了意甲联赛的首秀机会(第13轮恩波利1:0萨索洛)。单赛季共计执法5场意甲以及9场意乙联赛,还吹罚了罗马与热那亚的意大利杯1/8决赛。

27岁的费利恰尼是现役意甲&意乙裁判员阵中最年轻的,希望他能延续本赛季的出色表现,在未来冲击国际级。

目前较为被重用的年轻裁判员主要有马尔凯蒂、科隆博、艾罗尔迪和马尔切纳罗,他们分别出生于1989至1992年。

其中马尔凯蒂早在去年就已经被推荐至欧足联开展的CORE(Centre of Refereeing Excellence)课程,旨在培养有希望成为国际级裁判员的年轻裁判;科隆博和马尔切纳罗这两位则是本赛季的重点培养对象,科隆博执法了包括意乙升级附加赛半决赛在内的多场焦点大战;来自裁判世家的艾罗尔迪在罗基的心中似乎并不能排名前列,赛季中后期曾有将近三个月的时间没能在意甲拿哨。

如果近两年国际级人选发生调整,AIA很可能将从他们四位中选择新的国际级裁判员上报FIFA。

在本赛季7名专职VAR中,前名哨保罗·马佐莱尼38轮意甲全勤,每轮都有VAR任务,此外还在26场意乙联赛、8场意大利杯(包括决赛)以及1场意乙附加赛中担任了VAR,班蒂、纳斯卡和马里尼则都因错漏判而短暂缺席过意甲联赛执法工作。

本赛季380场意甲联赛中有196场比赛的VAR均由专职VAR担任,占比过半,余下近半数场次的VAR则由裁判员担任。

本赛季意甲红黄牌满天飞的现象有所减少,裁判员在决定是否要出牌时也稍显谨慎,380场比赛中一共出示了1708张黄牌和68张红牌。

场均黄牌4.49张,同比下降5%(上赛季场均黄牌4.72张),在欧洲五大联赛中排名第二,仅次于西甲;场均红牌0.18张,同比下降25%(上赛季场均红牌0.24张),在五大联赛中排名第三;共计判罚85粒点球,场均0.22点,同比下降24%(上赛季场均点球0.29粒),是五大联赛中判点频率最低的。

在执法了5场及以上意甲联赛的裁判中(5场以下统计平均数并无意义),马萨是最爱出黄牌的裁判员,在14场比赛中出示了89张黄牌,场均黄牌6.36张,他也成为了本赛季唯一一位场均黄牌数超过6张的裁判员。

其他裁判员的场均黄牌数则均匀分布在3张至6张的区间,这也体现出了由于裁判员人数众多,导致了执法特点和尺度差别较大等问题的出现。奥萨托和奥雷利亚诺的场均黄牌数最低,都只有3.13张。

本赛季红牌数和场均红牌数最多的裁判员均为马尔切纳罗,他在12场意甲联赛执法中出示了6张红牌,场均0.5张,也就是平均每两场就会出现一张红牌。

在执法了5场及以上意甲联赛的裁判中,马里亚尼、科隆博、索扎等共计10位裁判员都没有出示过红牌。

在执法了5场及以上意甲联赛的裁判中,所有人都判罚过点球,马里内利判罚7粒,数量最多,而在11场比赛中判罚6粒点球的迪贝洛则凭借着场均0.55粒点球的数据排名点球榜榜首。

现任意大利“国哨”达尼埃莱·奥萨托是卡塔尔世界杯表现最好的裁判员之一,堪称大师级执法的代言人。

早在世界杯开赛前,『裁判圈』便预测到鉴于奥萨托的能力以及无需考虑同国回避的情况,他是最适合在小组赛后直接预留半决赛执法的。果不其然,国际足联正是这样规划奥萨托的比赛的。

奥萨托在卡塔尔0:2厄瓜多尔的揭幕战中拿出了世界级的执法水准,为整届赛事树立了执法标杆。

主哨第二场小组赛时(阿根廷2:0墨西哥),奥萨托屡次出现犯规漏判、黄牌漏给等情况,争顶时的肘击行为更是时有发生,好在他比赛管理做得无可挑剔,有效地将比赛保持在了可控范围内。

不得不说,奥萨托是本届为数不多能够“镇住”半决赛场子的裁判员。在半决赛中,面对棘手的罚球区事件,奥萨托也在看清楚之后非常果断地做出了点球判罚。

一场双方犯规次数极高的揭幕战、一场难度极大的小组出线关键战、一场重要性不言而喻的半决赛,三场比赛均顺利完成执法,这便是奥萨托在本届世界杯交上的答卷。

世界杯后,回到欧冠赛场,奥萨托相继执法了拜仁2:0大巴黎的1/8决赛次回合以及切尔西0:2皇马的1/4决赛次回合较量,他仍是欧足联最为信任的裁判员。

或许是因为世界杯近乎完美的发挥,或许是因为马萨的能力还没得到欧足联的完全认可,奥萨托最终决定继续延迟退役,而他的目标也很明确——2024欧洲杯决赛。对于执法水准越老越妖的奥萨托而言,最大的挑战似乎就是他的体能和身体情况了。

本赛季,马萨执法了三场欧冠小组赛,其中包括多特0:0曼城的焦点大战。但在欧冠淘汰赛阶段,他仅吹罚了布鲁日0:2本菲卡这场1/8决赛首回合较量,表现可谓是中规中矩。

如果奥萨托能够顺利参加2024年欧洲杯,那么马萨入选欧洲杯的概率则将大大降低。

当地时间今年4月23日,马萨裁判组前往“民风淳朴”的希腊执法奥林匹亚科斯与雅典AEK的同城德比。这是希腊足球超级联赛争冠组的第五轮对决,重要性和执法难度都不言而喻。

然而,当雅典AEK在伤停补时阶段打入第三粒进球,即将以3:1的比分在客场拿下比赛时,主队奥利匹亚科斯的球迷集体破了大防。在伤停补时第六分钟马萨提前吹响终场哨后冲进球场,引发大规模骚乱,警察不得不使用催泪瓦斯来对付这群足球流氓。而马萨则在球员通道内惨遭袭击,直到最后都没搞清楚是谁对他进行了偷袭。

赛后,欧足联主席切费林向希腊足协主席发函,对马萨裁判组在雅典的遭遇深感不安,并决定此后不再同意委派任何现役欧足联精英级裁判员或一级裁判员前往希腊执法希腊国内赛事。

不过,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希腊足协随后直接邀请到了前欧足联精英级裁判员费利克斯·布里希前去执法希超联赛。

观察本赛季意甲裁判员在国际赛事中的执法场次统计不难发现,除了奥萨托和马萨这两位欧足联精英级,目前还是一级的马里亚尼本赛季也执法了三场欧冠正赛,全部五位精英级和一级裁判,外加欧足联二级裁判马雷斯卡,均获得了执法欧洲杯预选赛的机会。

在现役这三位欧足联一级裁判员中,原先晋升精英级希望最大的其实是圭达,但他时运不济,先是在同马萨的竞争中败北,随后又遭遇了长时间的伤病困扰,直到赛季后期才正式复出,再次错过了晋升机会。

在圭达长期伤停的情况下,欧足联选择了马里亚尼作为精英级人选的重点培养对象,然后就后悔了。

现任欧足联裁委会主席罗塞蒂给了意大利老乡太多的优待,尤其是在对待马里亚尼的态度上,三场欧冠小组赛场场关键,马里亚尼场场吹崩。即便如此还是选择继续予以无条件信任,直到他吹炸了巴萨与曼联的欧联淘汰赛附加赛首回合较量。

最终,罗塞蒂还是放弃了对马里亚尼的提拔,新赛季没有任何一名来自意大利的欧足联一级裁判能够晋升精英级。

在现役二级裁判员中,目前顺位较高的是马雷斯卡,本赛季执法了1场欧联小组赛、1场欧协联小组赛以及1场欧预赛,但他现已年满42岁,余下能够晋升的时间已然没剩多少了。

相对而言较为年轻的基菲本赛季执法了1场欧协联小组赛,新赛季很可能会获得更多的执法机会。

要论“希望之星”还得看意足协主推的西莫内·索扎,年仅35岁的索扎于今年1月1日晋升国际级,是目前意大利最年轻的国际级裁判员,随后被委派执法了U17南美杯,他无疑将在新赛季成为欧足联的重点观察对象。

在意甲赛场创造历史的首位女裁判费列里-卡普蒂在国际赛场也是顺风顺水,去年十月份赴印度执法了国际足联U17女足世界杯,在两场小组赛较量中担任了主裁,其中包括墨西哥1:2中国队的比赛。

作为欧足联女子一级裁判员,费列里-卡普蒂破例入选了女足世界杯裁判员大名单,并且在正在进行的世界杯上获得了担任主裁的机会,执法了日本2:0哥斯达黎加以及摩洛哥1:0哥伦比亚的两场小组赛。

与德国裁判无法找到布里希接班人的现状有所类似,对于意大利裁判界而言,奥萨托之后,马萨能否真正扛起意裁大旗,至少目前还无法确定。或许马萨也属于“越老越妖”型,等下

欧足联一级裁判员的现状,或许还是期望年轻的基菲和索扎能够迅速晋升才更为可靠。总而言之,留给罗基需要解决的难题还有很多。附:2022/23赛季意甲&意乙裁判员执法场次明细

☞【故事会】巾帼不让须眉一一意甲首位女裁判纪录片,名哨罗基出镜(中意双字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