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9 5 月, 2024

卡塔尔世界杯开赛 国际足联主席怒怼西方喷子:冲我来!

“你想批评某个人,来找我冲我来,我在这里,把我钉在十字架上!”

卡塔尔多哈时间11月19日,2022卡塔尔世界杯开赛前,国际足联主席詹尼因凡蒂诺(Gianni Infantino)火力全开,对所有批评卡塔尔世界杯的西方媒体开炮。

大多新闻媒体都在报道他言辞的激烈与犀利,但因凡蒂诺这些强硬回应背后,更多的是对卡塔尔人民、对这届世界杯中辛勤的工作者以及全世界所有热爱体育的人们的维护。

“我知道作为外国人被欺负、被歧视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因凡蒂诺首先谈到了他幼时作为意大利移民后裔,在瑞士的遭遇。

“我小时候在国外上学,我被欺负过,因为我的一头红发和雀斑。我被欺负过,因为我是意大利人。想象一下,你不会说德语(注:瑞士大部分地区为德语区),你会怎么办?你一开始会把自己锁起来,一个人哭泣。一段时间之后,你会尝试交一些朋友,尝试去融入、去参与,然后收获更多的朋友。不要从指责、争斗开始。你们应该开始参与。”

“从参与开始,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因凡蒂诺说,“而现在,多哈已经准备好了。”

“我们欧洲人太爱给人上课了。欧洲人过去3000年在这个世界上做的事情,我们得道歉3000年,才有资格道德说教。”因凡蒂诺说,“我6年前就来到这里,看到太多欧洲企业在这里捞金。他们提出过劳工问题吗?没有,因为那意味着收益减少。”

在西方媒体屡屡提及的工人待遇问题上,因凡蒂诺则指出自2014年至2022年的8年间,至少有2.5万名移民死亡。“我一直想知道,为什么没有人要求向这些死亡移民支付赔偿?为这些遇难的移民亲属支付赔偿?或许他们的生活就会因此发生改变。”

而真正改变这些人生活的,正是卡塔尔。为了举办卡塔尔世界杯,成千上万名原本可能会成为难民的工人来到卡塔尔,拥有了一份工作。因凡蒂诺直言道:“他们的收入是他们在本国收入的10倍,这将帮助他们的家人生存。反而是我们欧洲,几乎不允许来自这些国家的任何劳动者。”

当然,因凡蒂诺并没有否定卡塔尔世界杯举办过程中存在的现实困难与阻力。但他解释道:“很多事情并不完美,改变需要时间。”

“我出生在瑞士,是移民劳工的儿子,父母在艰苦条件下工作,不是在卡塔尔,是在瑞士。瑞士全境直到90年代女性才有完整的投票权,不是19世纪90年代,是20世纪90年代。”因凡蒂诺说,“我们现在习以为常的事情都经历了漫长的过程。”

因凡蒂诺在发言尾声时再次这样说道:“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我们必须生活在一起,我们必须互相理解,我们也必须理解我们的不同。我们有不同的信仰,我们有不同的历史,我们各自的经历不同,但我们必须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中。我们需要彼此相处、彼此了解。”

因凡蒂诺还提到本届卡塔尔世界杯在帮助阿富汗难民上的成就。尽管到此时,他的演讲已经持续了约50分钟,因凡蒂诺也为一一回应西方媒体无端指责而略显疲态,他还是在最后为体育场内禁止饮用酒精饮料做了声明。

“一天三小时不饮酒你绝对能活下来。这项规则同样适用于法国、西班牙、葡萄牙还有苏格兰。体育场内禁止饮酒,到了卡塔尔似乎成了一件大事儿。也许是因为卡塔尔是一个国家。我不知道具体原因是什么”

或许是因为对这一无聊事件的回应耗尽了因凡蒂诺最后的精力,在接近尾声时,他对旁边一名同事打趣道:“他已经开始看今天的新闻了,估计他现在感觉很无聊。”

因凡蒂诺的这一番火力全开,不知道西方媒体听懂没有,社交媒体的网友们可是听懂了。

△社交媒体评论:他说的有道理。甚至不需要往前回顾3000年,20年就够了,对伊拉克的入侵是本世纪最不道德的令人厌恶的行为,但是没有人对美国参与主办2026年世界杯有意见。

△社交媒体评论:他完全正确,欧洲和西方国家没资格在道德和人权问题上教育别人,因为他们自己也没有。

△社交媒体评论:我认为人们不应因自己祖先或后代犯过的错误受责备,而是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卡塔尔是最适合被选为世界杯主办国的国家,那这也是很好的一步。

因凡蒂诺回应指责时曾说,足球是一项团体运动,推崇包容、协作和激情。他希望能够借助世界杯这一契机,为各国和地区间搭建沟通桥梁,给全球的球迷带来欢乐。 “在世界杯期间我们不聚焦足球,是件令人感到遗憾的事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